主管QQ:风暴注册

杰青教授回应“严正声明”:提离职未被批准很多科研活动受阻2024-02-08 03:13

  ,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发布了一条长达1分50秒的视频,实名曝光自己被无端剥夺了招生资格,质疑被单位打压。

  2月5日8点05分,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在其官网上发布“严正声明”,声明称薛鹏教授“图谋混淆视听,造成恶劣影响”,“薛鹏教授已于23年7月26日提交离职申请,按照告知期,明确将于23年10月31日离职”。

  2月5日,对于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“严正声明”,及对其之前视频中“话没有说全”的质疑,薛鹏教授随后在其朋友圈、社交平台等回应,并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采访时独家回应称:她确实曾提出离职,但中心并未批准其离职,“等于我没有离职成功”。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在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官网首页看到,薛鹏仍被称作“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教授”。

  2023年7月底,我按照入职时offer letter的规定,提前3个月提出,希望10月底离职。

  但中心一直没给出任何批准文件。相关部门在没有批文的情况下未予配合办理调档等离职手续,等于我没有离职成功,人事关系还在中心。2023年10月31日跟中心领导谈话的录音可以作证,领导的原话:人事关系一天没有走,依然是职工,又是项目负责人。

  由于单位没有给我办理相应的离职手续, 那么我现在仍是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一员,是中心的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理所应当地有资格继续招收研究生。

  中心提出允许我离职的前提条件是,要求我个人前往国家自然基金委申请杰青项目的终止,而这同时也意味着要我放弃“杰青”称号。

  我觉得这样不合理。我咨询过相关的领导、专家和专业人士,国家自然基金委并没有这样的先例,都不认同这种做法。基金委的章程也规定了,即便是人换到新单位,但如果能继续完成项目,项目也不必终止。

  我提出来的折中办法就是我人留下,把项目完成后再做打算。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发生了突然失去招生资格的事情。

  许多人说我话没说全,但其实是涉及的内容有点多,难以一时间说清楚。招生只是一个方面,是科研工作受阻的一个体现。除此之外,我的很多其他科研活动已经受到了一些阻碍......

  据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查阅国家自然基金委员会相关信息得知,国家自然基金项目负责人遇到工作调动的,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确实可以“带走”,但这也取决于和原单位协商的结果。如果单位不允许,那就无法带到新单位了。

  相关条文规定:“项目负责人调入另一依托单位工作的,经所在依托单位与原依托单位协商一致,由原依托单位提出变更依托单位的申请,报自然科学基金委批准。协商不一致的,自然科学基金委作出终止该项目负责人所负责的项目实施的决定。在站博士后获资助后不得变更依托单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