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管QQ:风暴注册

嘉兴一村庄突然涌现超多寻宝者!一堆手持金属探测仪的人跟在挖掘机后2023-12-19 09:36

  百花庄村,位于嘉兴市郊东北,是油车港镇(原塘汇乡)一座历史悠久的古老村庄。始建于元朝,明万历《秀水县志》就载有百花庄村名,迄今已经八百年。

  因百花庄村拆迁,最近开始挖土,有人说地下挖出了两坛宋代的铜钱,卖了七八万,但也有人说都是不值钱的铜钱。

  距离嘉兴市区不到十公里,就是百花庄村。村庄中心已经被夷为平地,满眼空旷……

  有零星的几幢民居孤立地站在一汪水塘边,其中两幢建筑屋顶飞檐,看上去是历史建筑,保存很完整。

  一位村民大姐告诉记者:“我们过去住的,很多都是这种老房子,后来拆掉了不少。村庄拆掉变成耕地,已经两年时间了,来寻宝的人,也有这么长时间了。大家成群结队跟在挖机和推土机后面,用金属探测仪探测。”

  “人多时候,还会影响挖机和推土机施工,现在偶然晚上也有人来,昨晚上还看到两个。前段时间,还有人挖出一筐子铜钱。”

  还有村民说,寻宝者并非真的开挖地下,只是跟在挖机推土机后,用金属探测仪探探,仪器响了再刨刨浮土,其实是在捡漏。

  他说小时候满街的老房子,现在都拆得差不多了。推土机、挖机来了,寻宝人就来了。机器不来,他们也不来了,不过捡到的都是老钱。

  “发现宝贝会抢起来,有人抢不到一生气就报警,民警赶过来,大家就跑散了。”

  现场的挖机师傅说:“前一阵子很多寻宝人,骑电动车、摩托车,还有开私家车的。只要工地上推土机开起来,大家都会跟在后面,很多人拿着探测仪。”

  记者在现场蹲守了大半天,没看到一个手持金属探测仪来寻宝的。不过,现场确实偶尔有人会骑车过来,紧盯着挖机的动静。

  村民这样解释,整个工地已经被挖过好几遍,宝贝应该很少了,寻宝的人自然少了。

  还有村民说,前段时间,有人挖出来一袋子宝贝,跑到附近小店里用秤去过分量,足足八斤重!

  但是口袋扎起来,看不到里面啥宝贝。店主好奇地问,宝贝主人笑笑不答,“大家判断可能是满袋子老铜钱”。

  一位大爷说:“宝贝不可能像传说的那么多,我知道,我也会去挖的。这个村庄20世纪70年代就改建过,地下不可能有太多宝贝。但寻宝人蛮多,拿着仪器到处探,到底有没有找到过真宝贝,外人不会知道的,寻宝人不可能讲真话。”

  据《浙江通志》记载:公元13世纪,元丞相“不花”在这个地方建立了一个较大的庄园,原叫“不花庄”。因“不”与“百”近音,后人习惯称为百花庄,百花庄村由此而得名。

  传说不花家占有良田九千九百零六亩,其家人曾夸口说,“出太平,进隆兴,上杭州、落杭州、篙篙撑在自横头”。

  转了几圈,记者终于发现寻宝人踪迹:几个男女手持金属探测仪,紧跟在挖机屁股后面,在泥土里仔细探测。

  “我是来找废铁的,现在废铁价格,两千五一吨,运气好的话,一天赚五六百元。但要找更值钱的宝贝,得看个人运气,没有那个运气是得不到的。”

  见现场又赶来几个寻宝人,男子扛起金属探测仪,骑着三轮车离开了。临走他回头祝福说,“祝你发财”,语气充满快乐,看来,把记者当成是来寻宝的同行了。

  现场一位大姐,手持金属探测仪在新翻出的泥土里认真探测,记者观察了半天,她并没探出啥宝贝。

  两年前,百花庄村动迁前,当地居民陆续拍视频拍照片,为自己生活过的桑梓留念想。

  旧时影像展示了往昔的百花庄村:沿水而建,典型的江南古村落,满眼小桥流水人家。

  史料记载:明天启时,三朝元老的大学士朱国祚逝世,朝廷赐祭葬,以百花庄为其墓园。官员每年到这里公祭朱国祚,船只停泊在村庄的河面上,因此这里的一片水面得名官船漾。

  朱国祚的后人、清代著名文学家朱彝尊,曾作诗《鸳鸯湖棹歌》,描述百花庄的盛景——

  百花庄村村委会负责人士介绍:目前,整个村都拆迁了,有历史文保价值的建筑还保留着。

  这次土地整治,并不是全部挖下去,只是表面起一层土,改成农田了。而这些寻宝的人,找到的多是普通铜板。

  2018年5月,嘉兴秀洲区王江泾一处老街在改造,现场突然发现大量银元,吸引了数十名来自各地的寻宝人。

  知情人介绍,这一带原居民认为老房子里可能藏银元,所以在挖掘机赶来前就守在这里。

  到处都是手持金属探测仪的男男女女,在地上到处探测,数十台机器不停地发出“吱吱吱”声,还真有人找到宝贝!

  不过,当地文博部门人士表示:这些银元虽属于文物,但这一带有居民居住,大家说是祖上埋在里面的,相关部门也很难处理。

  有当地人士戏说:嘉兴一带人杰地灵自古富庶、寻宝现象快成了当地的“传统”。

  如今,百花庄村已夷为平地,周围盖起高楼大厦,柏油路宽敞洁净。但村民们仍惦记着从前的村庄模样,他们感叹:眼前的又要消失了。

  有人在动迁前,特意赶回乡下,看看庄稼田里已成熟的麦子,满怀心思,“难忘的小河难忘的村庄。我回去看过了,看到我家了,桥南三层还在……”